星期几呀

暗戳戳地粉张艺兴。当然只是个路人小粉啦。


要说为什么,那就是他的身上,有一种真。


叫它真诚也好,天真也罢,就是有这么一份真实,让人想从铺满灰烬的胸膛里掏出一颗心来与他相交付。


跳动的,滚烫的,火热的,通红的赤子心。


想用自己笨拙的久违的真去换他的真,不害怕受伤。


这世上的真太少,受过伤的人都渐渐失望。

他们抛弃了本心——世故起来;

他们藏起来心——伪装起来。

但在远处看到真心的存在时,不由自主地,胸膛里空荡荡的地方会弥漫一种渴望。那渴望潜滋暗长,还捎带着妒意与悔意。想填满缺处,却也是徒劳。


等到终于忍不住,将本心掏出或寻回时,那明晃晃的爱也就油然而生啦。


这叫我怎么不爱他哈哈哈。


恋爱都带有很强的占有欲。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但要说占有欲单单因恋爱而起并在恋爱中作祟,那就很委屈恋爱了。
无论在什么关系中,越是喜欢迷恋,就越想占有。这本就是人性中“索求”的部分,只不过人类社会只催化了这一面而已。

不期而遇可真美。
惊喜自不必多言,然而心中又多有得意。突然间懂得了巧合是一种多么强大的力量,能使坚定唯物立场的人忍不住偷瞥身侧天平那端唯心的方向。想窃喜又想张扬地昭告于天下,以虔诚信徒之姿求取神眷,希冀她多多怜爱于我,实现我大大小小的心愿,解答我的疑惑,拯救我这一时迷路的羔羊。

人真的会因为远离自然而产生潜意识的焦虑吗?
但是逛公园实实在在有开心就对了。
应该多走走。